「在线新闻」 “停课不停学”!在线教育跑马圈地但痛点未消

K5平台app下载讯:

来源:经济日报

新冠肺炎的爆发,使在线教育跑步入场,各类免费在线教育课程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各大平台,而部分学校也已经规划并开展线上教学工作。

在业内人士看来,虽然在线教育相关企业已迎来巨大市场需求,但能否将获得的新客转化为付费用户,仍需面临转化率、留存率等指标的检验。对于在线技术与服务能力较弱的品牌来说,在激烈的竞争之下或将退出市场。

01 怎么把学校“搬”到线上?

高中老师这样说

疫情爆发后,为保证教学计划顺利开展,许多学校都针对自身情况作出了应对措施,将授课、作业批改、考试等流程在线执行。

“我们从大年初二开始准备线上教学,包括集合本市教师、联系网络公司等,从资源和技术两方面同时着手,从2月3日开始启动了直播。”呼和浩特市第二中学副校长王维真告诉中新经纬记者,该校高三学生原计划2月3日开始假期补课,针对此次疫情,学校决定开启线上直播课程,面向本校高三学生。

▲呼和浩特市第二中学正在进昭通新闻行线上直播授课 受访者供图

王维真介绍道,在技术方面,学校与网络公司“小鱼易联”达成合作,建立专属直播间,分别供文科、理科学生观看,两个直播间内的师生共计1800人左右。她称,直播间已安排每天课表,除常规课程外,还添加了课间操、眼保健操、疫情知识讲座、线上家长会等内容,希望将学校线下的各类内容“搬”到线上,在线教育也不仅限于单纯授课。

谈及建立校内授课直播的初衷,王维真表示,这种方法更加适合本校学生的学习进度,方便老师按照备课内容,在课下有针对性地进行辅导教学。“我们了解到,现在多家培训机构也在提供针对各个年级的线上教育资源,且品牌众多,不免产生鱼龙混杂的情况。我们希望充分利用学校资源,保证我校原定教学计划的实施。”王维真介绍道,目前小鱼易连正在免费提供疫情期间直播的技术服务,开学后的线上教学计划还在筹备当中。

▲线上授课直播间昭通新闻截图 受访者供图

目前,该校高三学生已实现通过在线平台“智学网”提交作业、在线阅卷和在线考试。“客观题由机器判卷,主观题用拍照上传的方式提交,再由老师判卷。目前,我们还在尝试用机器阅中英文的作文,某些程度上来说,机器判卷的标准更加统一,是更加科学的。”王维真介绍道,今年之前,学校已经与智学网开展合作,学生对在线批改作业已不陌生。

天眼查数据显示,小鱼易连为一家云视频生态系统品牌,所属公司成立于2016年,曾于2019年4月获得来由腾讯领投的C轮融资,并于2017年获得1.25亿元B轮融资,由真格基金和真成基金领投;而智学网为上市公司科大讯飞股份有限公司控股企业,后者主营业务包括语音支撑软件、信息工程和运维服务等。

02 线上培训的春天到来了吗?

除了高三学子外,各年级的学生及其家长对在线教育的需求也在近期剧增。中新经纬记者了解到,部分家长已经在孩子社会实践及线下培训课程取消后,第一时间补报了线上课程。

“疫情发生后,为了丰富孩子的学习生活,我们更加依赖线上培训课了。”给小学三年级的孩子报名了付费在线课程的张女士对中新经纬记者说,“线上课的优势是免去了接送时间,而且费用通常也比线下课低,并且课程可以回看;缺点就是没有线下课堂的针对性强,毕竟面对面上课的话,老师和学生的注意力都会更集中。”

王维真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为了应对疫情,线上直播授课火速上线,部分教师直播经验不足,需要提前培训,且网络公司也需实时解决技术难点。“在直播授课、线上考试等功能上线初期,由于同时在线人数增多,曾出现网络运行不畅的情况,比如有些学生的作业无法上传,经调整后已初步解决。”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目前学校陆续普及线上授课、机器阅卷等形式,此外,在线教育正在由录播课向直播课发展,并在AI技术日益进步的条件下或将迎来新的教学模式。预计疫情之后,学生和家长对于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将迎来较大提升,中小学学生使用在线教育的比例也有望上升,在线教育的发展进入一个新时期,而与其相关的企业也会受到影响。

03 转化率、留存率等问题仍待检验

国家广播电视总局2月6日发文称,要加强统筹管理,指导有条件的网络视听平台在符合相关部门要求的前提下开展在线教育业务,为疫情防控期间“停课不停学”提供支持。

据了解,截至2月2日,教育部已组织22个在线课程平台免费开放在线课程2.4万余门,覆盖了本科12个学科门类、专科高职18个专业大类。

在市场需求剧增之下,各机构、平台纷纷下场,为大众提供不同种类的课程:例如,优酷联合钉钉从2月10日免费开展“在家上课”计划;字节跳动公司旗下多个产品为湖北学生提供免费在线课程;腾讯视频免费提供2万分钟课程;快手、今日头条、抖音等平台也提供了教育视听产品。

而拥有在线教育产品的龙头企业,亦在这场疫情中发挥了作用。据悉,学而思、新东方在线、猿辅导、作业帮等多家培训机构都已推出了免费线上课程,内容包括K12、学前、职业培训等。

天眼查数据显示,近10年来,在线教育企业呈爆发式增长,2019年就成立6万多家相关企业。近5年则为在线教育企业集中诞生期,成立1年至5年的企业数量超过了13万家,占比57.6%。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部分教育培训类企业呈现业绩增长放缓之势。好未来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2020财年前三季度,公司净利润仅为65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2.676亿美元。成本方面,好未来运营成本和费用为23.055亿美元,同比增长42.7%。

而新东方在线截至2019年11月30日的中期业绩显示,公司营收同比增长19%达5.68亿元,而净利润却从上年同期的3618.5万元下滑为-8751.6万元,由盈转亏。

东吴证券在研报中分析称,近日在线教育替代线下教培作用显著,龙头更强的服务和产品有望获益受疫情影响下的K12教培行业线下班全面转向线上,这对本就处于快速扩张的在线教育又是一次新的拉新机会。

然而,虽然在线教育迎来了跑马圈地、重新洗牌的机会,但业务拓展的难点犹存;另一方面,部分重心放在线下教育、在线教育布局较弱的机构,已陆续出现了经营不善甚至面临关店的危机。

近日,线下教育机构“兄弟连”创始人李超在公众号发表了《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信中表示,兄弟连北京校区已停止招生,员工全部遣散,上海、广州校区已相继独立运营,可更换品牌。李超称,线下培训受新冠肺炎影响十分严重,而兄弟连此前已处于“资金储备少,包袱重、一直亏损”的状态。

业内人士分析称,在线业务有望大规模获客,但后期需追踪转化率、留存率等指标验证各家机构真正的实力。这表示,在线教育平台如能保障产品和服务的优质,则有可能将获得的新客转化为付费学员;而部分机构若难以消化线下停课的经济损失影响,且在线技术与服务能力均较弱,则或将会退出市场。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